澳佳科技网

保险

当前位置: 首页 > 汽车 > 保险 > 险企补缺 新能源车专属保险设计在途

险企补缺 新能源车专属保险设计在途

险企补缺 新能源车专属保险设计在途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青 上海车展上发生的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不仅将新能源车安全驾驶问题置于聚光灯下,同时也牵动了新能源车险的讨论。

在上述维权事件发生后,有消息称,平安产险在部分省市拒绝为特斯拉新车上保险,续保的相关方案也开始收紧,此后平安车险对此予以辟谣。

不过,当前专属车险缺位下采用燃油车车险条款,无法与新能源车风险相匹配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新能源车消费者。面对需求如此之大的市场,新能源车专属保险出台的难度在哪?

记者了解到,业内已有多家大型险企着手针对新能源汽车开发设计专属条款或正推行相关计划,试图在监管开放新能源车险专属产品之际,抓住先机抢占市场。

保险条款“不匹配”

作为新能源车车主,小史也关注到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不过他更关心的是新能源车的保险话题。

4月21日,有报道称,在河南、浙江、陕西以及北京和上海等部分省市,平安车险已经拒绝为特斯拉新车主上保,已经上保到期并需要续保的,政策也开始收紧。该消息此后被平安车险否认。

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车事故的发生,不仅反映出新能源汽车安全驾驶的问题,也让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出台的呼声越来越高。

据公安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492万辆,占汽车总量的1.75%,比2019年增加111万辆,增长29.18%。新能源汽车增量连续三年超过100万辆,呈持续高速增长趋势。此外,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官方预测,到2021年年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有望突破670万辆大关。

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不断扩容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保险却并未跟上市场发展的步伐,一度被“与传统保险条款不匹配”等问题困扰。

据悉,新能源汽车因其车身结构、动力系统、使用场景、维修保养等与传统动力汽车存在显著区别,其风险特征和事故原因也呈现一定特殊性,但由于当前国内暂无针对新能源车的专属车险产品,新能源车仍普遍沿用燃油车保险条款。

比如,新能源汽车的车损险主要保险责任包括碰撞、倾覆和救援费用,然而对于新能源车而言,最大需求的“三电”(电驱动、电池、电控)并未包括其中,比如电池起火(区别于自燃)、电池引发的爆炸等风险因素。这也意味着一旦发生此类事故,新能源汽车车主将难以索赔。

小史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目前市场上的车险对于新能源车和燃油车都是一样的,但是很多保险项目对于新能源车而言都是“鸡肋”。特别是涉水险,涉水险全称为“发动机特别损失险”。

“既然纯电动车都没有发动机,那么买这个涉水险就是白买,对车子没有任何的保障作用。”小史对记者表示,看了很多关于新能源车自燃的新闻,希望此后出台的新能源车险可以在自燃险方面出台更加细致的产品。

在不少新能源车车主看来,新能源车价格不高,但是保费价格却远高于燃油车。根据中国保信此前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保险风险分析与政策建议》显示,保险公司因难以对新能源汽车风险做更加全面的评估和控制,所以新能源汽车的单均保费比燃油车高21%。

损失和风险方面存在的差异,使得传统燃油车车险产品无法真正满足新能源汽车的风险管理需求。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表示,新能源车与传统燃油车风险不同,两者之间存在的差异化要以风险因素为基础的车险条款费率为参考,有关部门已经对此开展专门研究。

在2020年9月出台的《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就明确提出,支持行业制定新能源车险、驾乘人员意外险、机动车延长保修险示范条款,探索在新能源汽车和具备条件的传统汽车中开发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创新产品。

专属保险难在哪?

面对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以及带来的巨大市场需求,保险机构也在积极参与其中。

记者了解到,业内已有多家大型险企着手针对新能源汽车开发设计专属条款或正推行相关计划,试图在监管开放新能源车险专属产品之际,抓住先机抢占市场。

与此用时,车企布局保险的步伐也在不断加快。比如,在实现车型国产化后销量迅速攀升的同时,特斯拉于2020年8月成立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并完成了在有关部门的注册手续。而早在2019年4月,特斯拉在美国加州推出保险业务,推出一款专为其汽车设计的保险产品。

此外,近年来车企入股险企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资料显示,除吉利控股牵手合众财险外,广汽集团(601238,股吧)曾出资发起众诚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一汽旗下的多家公司也共同出资发起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市场在快速发展,保险机构和车企亦在加速布局,然而为何与新能源汽车相配套的专属车险条款却迟迟未出台呢?

在保险行业人士看来,一方面,由于新能源车的出险率明显高于传统燃油车,加之在面临自然灾害时,损失程度明显高于传统燃油车。此外,受品牌质量、消费者充电行为、长期停放场景等影响,新能源车风险把控较为复杂,给新能源车险落地带来阻碍。

在银保监会召开的2021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李有祥表示,在实际运行过程中,新能源车在车身结构、动力系统、使用场景、维修保养等方面较传统汽车存在较大的区别,其风险特征和事故原因也呈现一定特殊性。

“目前新能源车受总体保有量小、车型迭代快、产业化时间短、潜在风险未完全显现等因素影响,行业掌握的新能源车的承保理赔数据有限,影响了对于新能源车险风险保费的测算。”李有祥表示。

一般而言,保险制定的基本准则是遵循大多数方利益,如果行业整体数量较小,则不利于产品开发,如果贸然开发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可能还会造成保险产品风险等新问题。

郭金龙认为,新能源汽车的设计、性能以及动力电池等都有待进一步成熟。同时,数据的积累直接影响保险产品的设计和定价,保险公司有了数据支撑才能进一步优化保险,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因而,目前新能源汽车相关数据的缺乏亦成为制约专属车险出台的关键因素。

据悉,新能源车的相关数据资源较为封闭,保险公司难有获取途径,无法对风险状况做出全面认识与风险管理。

从监管角度看,目前新能源车险相关工作已经启动,银保监会正在指导行业协会开始拟定新能源汽车专属的示范条款。李有祥表示,但考虑到产品开发有个程序,具体流程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复杂的,不仅要考虑新能源汽车新的发展状况,还要结合目前保险行业掌握的新能源车相关风险数据及赔付情况等来综合测算,最后还要征求行业意见。

“下一步,监管会根据改革工作部署,指导行业协会力争早日推出新能源车保险示范产品,为新能源车消费者提供更全面的风险保障,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李有祥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