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承包遇纠纷用好'法宝'来护身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扶持“三农”的政策力度,一系列惠农政策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经营土地的积极性。因为土地的增值,以前土地发包、流转以及征地补偿费分配中不规范、不完备的行为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如原本弃耕或不要耕地的农民重新要地耕种,原先无偿转给其他承包户代耕的农民纷纷收回土地,或自己种植或要求增加租金,征地补偿费分配不合理等等。政策的变迁,土地效益的大幅增值,引发了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有关的诸多纠纷。2005年9月1日,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正式实施,为解决农民朋友普遍关注的土地承包纠纷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案例:因弃耕而转包他人的土地能要回吗?   赵某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结果干了几年不但没有赚到钱,还要交纳各种税费。2002年春节刚过,赵某便携妻带子弃耕撂荒,南下深圳打工。2005年以来,中央落实了一系列的惠农政策,在外饱受漂泊之苦的赵某听说后,就想回到家中继续经营承包地。但回村后,当他向村委会要求继续耕种土地时,村委会却以土地已经发包给其他村民耕种为由予以拒绝。几经协商后双方都没有达成共识,赵某于2006年2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村委会返还其原先的承包地。经过庭审,法院最后支持了小赵的诉求。   点评:土地是农民安身立命的根本,农民弃耕撂荒大多有着深刻而复杂的原因,农民放弃耕地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农民永久性地放弃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六条规定:“因发包方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或者因发包方收回承包方弃耕、撂荒的承包地产生的纠纷,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发包方未将承包地另行发包,承包方请求返还承包地的,应予支持;(二)发包方已将承包地另行发包给第三人,承包方以发包方和第三人为共同被告,请求确认其所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返还承包地并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但属于承包方弃耕、撂荒情形的,对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前款第(二)项所称的第三人,请求受益方补偿其在承包地上的合理投入的,应予支持。”由此可见,不论发包方是否将该承包地与他人另行建立承包合同关系,土地承包经营权人(指弃耕撂荒的农民)要求返还承包地的,法院应当支持这种请求。   案例:低价转让他人的土地能收回吗?   村民李某有一手泥瓦匠的绝活。2003年底,李某下决心揣着“技术”到外面去闯荡一番挣大钱。临走前李某想把自己的承包地托付给邻居梁某耕种管理,于是便和邻居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的转包合同,合同中约定,李某的承包地由邻居梁某耕种,由李某按每亩50元的标准支付“托管费”。2005年以后,国家不断出台新的税费改革、粮食直补等惠农政策,这让转包了土地的李某后悔不已,于是他便想收回自己的承包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双方不但未达成解除合同的协议,梁某还要求李某继续履行合同,同时按约定支付“托管费”。无奈之下,李某将邻居告上法庭,请求与梁某解除“托管”合同,收回自己的承包地。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与邻居梁某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时,国家关于“三农”问题的态度与现在完全不同。国家关于“三农”基本政策的重大调整,是当时订立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所无法预料(法律上称之为“情事变更”)的,根据公平原则,法院依法判决原、被告双方解除合同。   点评:一般来说,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具体体现,非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或者遇到法律、政策的重大调整,法院不能随意解除合同。由此可以看出,如果出现了合同当事人订立合同时无法预料的“情事变更”,造成合同的继续履行显失公平的,法院就应当解除或变更合同。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因承包方不收取流转价款或者向对方支付费用的约定产生纠纷,当事人协商无法达成一致,且继续履行又显失公平的,人民法院可根据发生变更的客观情况,按照公平原则处理”。根据这一规定,本案中李某以前种地不赚钱甚至亏本,便将土地转包托付给邻居耕种照管,并支付一些“托管”费用是公平合理的。但现在,随着一系列富农、兴农政策的实施,农民种地的效益不断增值。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李某继续履行合同,给付邻居“托管费”,显然对李某来说是不公平的。因此法院判决解除合同是恰当的。   案例:户口迁到城市后土地流转费应如何分配?   农民刘老汉头脑灵活,满肚子都是生意经,一直在城里做副食品加工生意。5年前他将自己的承包地转包给了本家一个侄子刘刚,土地转包合同中约定,转包费每年600元,转包期限20年,转包费12000元,一次性付清。合同签订后双方即按约定履行了各自的义务。经过多年的打拼,2006年10月刘老汉在城里买了房子,一家五口转为城镇户口,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城里人。村委会听说后,认为你现在“迁出”了户口,就意味着不享有日后本村的一切权利,当然不应该再拥有收取土地流转费的权利,应该将2006年以后剩余的土地流转费返还村委会所有。刘老汉却认为:我转包土地在先,迁出户口在后,收入应该归个人所有。双方争执不下,村委会将刘老汉推上被告席。法院经过审理,判决剩余的流转费归村委会所有。   点评: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条规定:“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这是国家法律赋予承包方依法、自主地处分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一项重要权利,目的在于保障农村长期稳定的土地承包经营政策。但同时,这并不意味着农民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后就永久地拥有这项权利。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九   条规定:“发包方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该条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小城镇落户的,应当按照承包方的意愿,保留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允许其依法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应当将承包的耕地和草地交回发包方。承包方不交回的,发包方可以收回承包的耕地和草地。)收回承包地前,承包方已经以转包、出租等形式将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给第三人,且流转期限尚未届满,因流转价款产生的纠纷,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承包方已经一次性收取了流转价款,发包方请求承包方返还剩余流转期限的流转价款的,应予支持;(二)流转价款为分期支付,发包方请求第三人按照流转合同的约定支付流转价款的,应予支持。”可以看出,承包方一次性收取了“流转费”后,如果发包方请求承包方返还剩余期限的流转费,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如果“流转费”是分期支付的,“他人”则应当将“流转费”支付给发包方。因此法院判决剩余“流转费”归村委会所有是正确的。   案例:承包地能作抵押吗? #p#分页标题#e#  2006年8月,农民李某打算购买农用车跑运输,找到邻居张某为其担保到信用社贷款。但当时因张某要钱没钱,要物没物,不符合金融机构的担保条件没能贷到款。两人就找到同村家境富裕的陈某借款。为保证各方利益,3人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张某作为合同的第三方,以担保人的身份在合同上签了字。合同约定:当李某因各种原因不能偿还借款时,陈某可以要求张某无条件偿还,如果张某无财产偿还,陈某可以有权将张某的5亩大棚土地收归已有。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1月份的一天,李某遇车祸不幸死亡。出事后,陈某要求张某尽快还款,但张某实在拿不出钱。在多次催要未果的情况下,陈某将张某告上法庭,请求判令张某的5亩大棚土地归自己所有。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农民以承包的土地抵押(或者还债),属于无效行为,遂判决驳回了陈某的诉讼请求。   点评: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民通过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所取得的对集体所有土地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它是一种财产权。土地承包经营实现了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条规定:“国家依法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后,土地的所有权性质不变。承包地不得买卖。”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承包土地的农民只有经营权,没有所有权,无权通过买卖、抵押、转让等方式对土地所有权进行处分。法律这样规定的目的在于,如果把“土地承包经营权”设立为一项抵押权,在抵押权实现时将有可能导致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丧失这项极为重要的权利,甚至可能永久性地失去土地,从而沦为失地农民,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十五条规定:“承包方以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或者抵偿债务的,应当认定无效。对因此造成的损失,当事人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这一规定,农民如果以自己承包的土地抵押或还债的,属于无效行为。本案中陈某不能将张某的土地收归已有,也不能将其土地进行拍卖用于还债。当然,这并不是说担保人可不负任何连带还款责任,陈某可另行起诉向张某主张债权。   案例: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要求土地补偿费。   年近40岁的易柳英和其尚未成年的儿子陈世东,原住湖南省株洲县南阳桥乡马家桥村。后来,易柳英携带陈世东嫁到渌口镇湾塘村杉坡组。2001年5月,易柳英母子的户籍迁到杉坡组,开始承包责任田,缴纳农业税费,享受杉坡组2002年至2004年分配的集体收益。2005年初,在按人口分配县工业园管委会支付的土地征用费、青苗补偿费、土地使用权租金等集体收益时,杉坡组以易柳英母子是“外来户”为名,将易柳英母子排除出了收入分配名单。2006年初,易柳英母子与杉坡村民小组及湾塘村委会多次协商未果,遂将村民小组及村委会告上法庭。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村民小组以易柳英母子系“外来户”名义拒绝向其分配集体收益的行为,侵犯了易柳英母子的合法权益,理应承担全部责任。在收益分配中,湾塘村委会没有参与收益分配过程,不应承担过错责任。法院最后判决被告渌口镇湾塘村杉坡村民小组分给原告易柳英、陈世东母子征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等3527元。   点评:近年来,由土地补偿费引发的涉诉信访在整个涉农信访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类纠纷往往涉及农民的根本利益,具有矛盾激烈、难以化解的特点。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二十二至二十四条规定:“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的,应予支持。承包方已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以转包、出租等方式流转给第三人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青苗补偿费归实际投入人所有,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归附着物所有人所有。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放弃统一安置的家庭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安置补助费的,应予支中,易柳英母子将户籍迁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解释》这样规定主要是基于以下考虑:1、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和青苗补偿费是对被征地农户财产损失的补偿,理应支付给承包方;2、安置补助费是对被征地农户丧失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补偿,只要该农户放弃统一安置,该笔费用亦应支付;3、土地补偿费系对集体土地所有权丧失的补偿,其分配主体应当是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所有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本案中,易柳英母子户口迁到杉坡村民小组,依法承包责任田、履行缴纳农业税费等相关义务后,已取得了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应与该小组其他成员享有同等权利,应平等地参与收益分配过程,故法院依法作出了上述判决。 (责任编辑:admin)